患者须知
专业知识
最新进展
经典案例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服务项目 -> 减肥吸脂 -> 最新进展
 
 
非手术减肥的研究进展
作者:佚名     来源:转载     发布时间:2010-04-08 10:05:35

在软组织中脂肪组织占大部分的体积,其形态大小是动态变化的,并取决于所含脂肪细胞的数目和成熟脂肪细胞的体积,此变化过程受体内外各种因素调节。软组织形态异常导致肥胖,通过了解体内外各种因素的调节机制有可能为软组织形态异常的修复找到新的治疗方法和方向,目前日渐成为整形外科的研究热点。本文就近年来非手术减肥(包括脂肪细胞数目减少,体积减小)的各种体内外因素的研究进展综述如下。

1  体内因素(遗传基因及编码的蛋白)
1.1 肥胖基因(ob基因)以及其编码的mRNA表达产物--肥胖蛋白leptin:自1994年Zhang等首次从小鼠和人的脂肪组织中分离并克隆出肥胖基因(ob基因)以来,关于肥胖发生的分子机制这一领域已经成为举世瞩目的热点。人的ob基因位于第7号染色体,长约20kb,由3个外显子,2个内含子组成,其转录区(或编码区)为4.5kb。ob基因小鼠、大鼠和人的同源性高达83%。其编码的mRNA表达产物Leptin一词源于希腊文Leptos,意为“瘦的”,故多数学者将Leptin译为瘦素。瘦素是ob基因在脂肪组织表达的一种蛋白质,目前认为除了脂肪组织外,胎盘、胃底上皮以及乳房组织也是瘦素的一个来源。其受体主要存在于下丘脑,在其他部位如胰岛细胞、肝、肺、心、肾、睾丸、脂肪组织等中也有Leptin受体表达,但水平较低。随着对瘦素研究的不断深入,发现其具有广泛的生理功能,可以对调控进食、能量消耗及多种激素分泌和神经内分泌系统有调节作用。较早的实验中Qian等[6]研究表明,瘦素可通过中枢性作用引起脂肪细胞凋亡,并且认为瘦素诱导的信号导致PPAR-γ磷酸化,可能是脂肪细胞凋亡信号传导的重要一步。近来Della-Fera等[7]研究发现,瘦素外周控制也能诱导脂肪细胞凋亡。连续13天腹膜内注入10mg/d的瘦素,显著提高了雄性和雌性鼠附睾和子宫脂肪组织的脂肪细胞凋亡,且血清瘦素浓度与凋亡细胞的百分比有肯定的相关性。但是只有雄性鼠在高脂喂养5周或15周后出现瘦素敏感性下降,这说明高脂喂养引起的瘦素诱导的脂肪细胞凋亡敏感性下降有性别差异,但是瘦素作用具体机制尚不完全清楚。
1.2 Leptin受体基因:1995年,Tartaglia发现小鼠脉络丛含有Leptin受体(LPR)基因,又称糖尿病基因(diabetes gene),位于小鼠第4号染色体,LPR基因突变鼠呈肥胖并且伴有糖尿病,但是却含有正常ob基因和正常浓度的Leptin。1996年Takaya发现LPR基因与啮齿类动物肥胖有密切关系。
1.3解偶联蛋白UCP基因:解偶联蛋白UCP是最近几年才被发现与机体的产热作用有关的一种线粒体蛋白。UCP多存在于褐色脂肪组织(BAT)线粒体,在能量代谢中起重要作用。在真核细胞线粒体内,能源物质的氧化作用是与ADP转变为ATP密切联系的。氧化产生的能量经电子传递链可使线粒体基质中的质子运出线粒体,使线粒体膜内外形成质子的一个电化学梯度,质子再通过ATP合成酶返回线粒体基质,所释放的能量用于ADP合成ATP。而在BAT线粒体的UCP,可以使质子外渗从而使线粒体膜上的质子电化学梯度消失,使其不与任何其他的能量消耗过程相偶联,导致产热物质的氧化与ADP的磷酸化解偶联,这样能量就大部分以热量的形式散失,使产热物质无限制的氧化而只产生热量,不合成ATP。目前发现UCP1~UCP5。UCP1只特异存在于BAT中,而人和大型恒温哺乳动物体内BAT含量很少,所以UCP1在能量调节过程中很难起主要作用。UCP3主要在骨骼肌中高水平表达,比较局限。UCP4和UCP5则只在脑组织中表达,与脑的能量消耗有关。而UCP2广泛分布于机体组织中,以一种几乎普遍存在的方式广泛表达,包括脂肪组织、脑(尤其是下丘脑)、心脏、肝脏、肌肉、胃肠道、免疫系统等中都发现UCP2的表达。研究也表明,在线粒体中发生的非偶联作用可在除BAT以外的其他组织中存在。因此,一些研究者认为UCP2可能是体内能量转化为热量的关键物质,由此引发了一种大胆的假设,即不同个体内UCP2不尽相同,而其调节可能决定了一个人的整体代谢率,从而决定了人的肥胖倾向。目前尚无UCP2与脂肪组织代谢有关的直接证据,但UCP2已经成为国内外学者关注的热点。
1.4肾上腺素能受体β3基因:目前研究已发现肾上腺素能受体β3基因多态性与内脏脂肪的沉积有关。β3受体存在于褐色脂肪组织中,褐色脂肪的功能与白色脂肪组织相反,是将体内剩余热量变为热散发到体外去的产热脏器。褐色脂肪组织机能降低是肥胖的一种成因。β3-受体激动剂可增加褐色脂肪组织,促进褐色脂肪组织的产热过程及促进体内的脂肪和糖原的分解和氧化。Inokuma等[1]研究β3-受体激动剂脂解作用与UCP相关,Granneman[2]认为β3-受体激动剂通过增加线粒体生成提高细胞代谢率对白脂肪细胞塑形。为此,对人β3-受体有特异性的激动剂L-T55507,已显示出可喜的开发前景,但同时这类药物在开发中存在许多问题:成人体内褐色脂肪组织存在很少,β3-受体的表达量小;由于β3-受体激动剂的作用有种属差异,在小鼠与动物试验中减肥效果强的β3-受体激动剂对人的临床效果不一定显著。
2  体外因素
2.1 部分研发中的药物
2.1.1 肿瘤坏死因子和某些细胞因子:TNF-α可由前脂肪细胞和脂肪细胞产生,它能诱导胰岛素抵抗和瘦素产生,可以抑制脂肪细胞分化与代谢的标记物:PPARγ、LPL、GPDH、GLUT4抑制脂肪生成,下调CCAAT/增强子结合蛋白(C/EBPs)、过氧化物酶体增殖物激活受体γ(PPARγ),促进脂肪细胞溶解、抑制其生长,诱导前脂肪细胞和脂肪细胞凋亡,在对鼠的研究中,Qian等[11]发现TNF-α诱导鼠的脂肪细胞凋亡, 而不是前脂肪细胞凋亡,其机制是TNF-α与脂肪细胞表面的受体结合,激活caspase-3从而引起级联放大反应。而另有研究[12]发现,TNF-α能使来源于人类皮下脂肪组织的脂肪细胞和前脂肪细胞凋亡,其机制可能是TNF-α上调促凋亡基因如Bcl-2和caspase-1的表达,这说明人类前脂肪细胞的反应能力可能与不同的研究中TNF-α剂量有关,或者是TNF-α引起人类和鼠前脂肪细胞凋亡的机制不同。TNF-α基因敲除鼠表现比对照组更胖,在脂肪细胞中跨膜形式的TNF-α过度表达阻止缺TNF-α基因鼠肥胖的进展[13]。现在人重组肿瘤坏死因子成为药物开发的热点,并已经应用到临床实验阶段,其治疗效果及其安全性有待于进一步评估。

[1] [2] [3]  下一页

 

西安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整形美容外科研究所 地址:西安市长乐西路17号(710032)
版权所有:西安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整形美容外科 2009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陕ICP备06008626号